国内国际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国际 > 新疆团以全团名义向大会提交重点建议 重点建议

新疆团以全团名义向大会提交重点建议 重点建议

发布时间:2019-04-16

  亚心网讯(首席记者曹华)3月10日,出席十二届全国四次会议的新疆代表团以全团名义向大会提交重点建议,内容涉及在南疆设立矿业资源勘查与开发基金、在和田地区设立国家级经济发展试验区、加大新疆脱贫攻坚工作支持力度、支持新疆电网建设运营促进实施“电化新疆”、加快推进中巴铁路建设等。

  亚心网讯(首席记者曹华)3月10日,出席十二届全国四次会议的新疆代表团以全团名义向大会提交重点建议,内容涉及在南疆设立矿业资源勘查与开发基金、在和田地区设立国家级经济发展试验区、加大新疆脱贫攻坚工作支持力度、支持新疆电网建设运营促进实施“电化新疆”、加快推进中巴铁路建设等。

  背景:南疆自然条件恶劣,处于全疆交通网络末端,远离中心市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较低。南疆也是新疆扶贫对象最多、贫困发生率最高、贫困程度最深、脱贫工作难度最大的地区。

  南疆矿业资源潜力巨大。2000年以来,随着国土资源大调查活动的开展、新疆“358”项目和全国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积极推进,新发现了一批重要矿产地,已有3个国家级整装勘查区,南疆矿业资源勘查与开发的条件已经具备。然而,南疆矿业资源勘查与开发严重滞后。不但基础地质工作落后、地质勘查工作薄弱、地下水研究程度低,而且完全依靠吸引社会资金投资矿业资源开发的条件较差。

  建议:设立由中央财政与地方配套的“南疆矿业资源勘查与开发专项基金”,专款专用,工作周期5年,资金总额200亿元。专项基金主要用于南疆煤炭资源勘查与开发,完成库拜等煤田的煤层气评价与勘查,对钾盐成矿重点工作区、找钾研究空白区进行资源评价,围绕新疆重要资源能源基地、重要经济区、整装勘查区、南疆缺水地区等部署水文地质和环境地质。

  背景:和田是古丝绸之路重镇之一,是一个有边境无口岸的地区,其生态环境的极端恶劣性、发展的滞后性、稳定形势的严峻性决定了和田亟需国家给予特殊政策支持。

  和田地区远离经济发达区域,是新疆的“口袋底”。在国家和新疆经济布局中,和田占比微乎其微,至今无国家特殊区域政策支持,已成了南疆的政策“洼地”。特别是相邻地州在国家特殊政策的支持下,已呈现出强劲的发展态势,对和田地区的发展产生挤压效应。和田地区的脱贫攻坚愈加艰巨、任重道远。

  建议:在新疆和田地区设立国家级经济发展试验区,重点给予11项差别化政策支持。其中包括中央加大对试验区资金投入力度,将试验区内基础设施建设纳入现行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基础设施项目财政贴息政策范围,中央财政给予贴息支持;支持和田地区大力发展电商,提高农民收入;支持和鼓励中外航空企业开通和田机场直达国内主要城市的国内航线和直达周边国家主要城市的国际航线,在和田机场设立二类航空口岸等。

  背景:新疆到2020年实现现行标准下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的目标,时间十分紧迫,任务十分繁重。

  这主要是因为新疆的贫困面大。全疆有贫困县35个,占县市总数的42%,有贫困村3029个,占行政村总数的35%。而且这些贫困县、村的贫困程度较重。按照国家确定的扶贫标准线年新疆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61万,贫困发生率高达22%。新疆呈现出区域性整体贫困。南疆四地州贫困问题集中度高、整体连片性强,是全国14个连片困难地区中情况最为特殊的。新疆各地的致贫因素复杂。产业就业不足、生态环境恶劣、自然灾害等都有可能导致贫困。新疆基础设施“短板”问题突出,贫困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受到基础设施的严重制约。

  建议:充分考虑新疆特殊区情社情,强化支持新疆脱贫攻坚的倾斜性、差异性、特殊性政策。加大解决南疆四地州区域性整体贫困的支持力度,设立南疆四地州专项资金,按照“区域发展带动扶贫开发、扶贫开发促进区域发展”的思路,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加大新疆边境扶贫倾斜支持力度,设立专项边境扶贫资金,对边民实行“兜底性”政策安排,同时提高现行的护边员补贴标准,并出台边境县干部津贴政策。落实阿克苏地区片区政策,给予相应的资金支持,以便于实施“十三五”南疆四地州区域发展与脱贫攻坚实施规划。

  背景:受各种因素影响,新疆电力工业发展还存在着一些突出问题,主要表现在:电网投资建设成本高,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1.34倍,且电网线%;发电能力严重富余,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新疆发电过剩能力约700万千瓦以上,富余电量约250亿千瓦时;疆电外送市场受阻,2015年仅完成疆电外送电量约285.7亿千瓦时,与年初确定的359亿千瓦时外送目标相差74亿千瓦时;受经济下行压力影响,疆内电力市场需求不足;新能源规模超常规发展等。

  而推进“电化新疆”工作正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有效手段。不但有利于减少大气污染,消纳新能源富余产能,促进新能源产业和实体经济发展,而且还有利于构建层次更高、范围更广的新型电力消费市场。

  建议:加大解决新疆电网运营成本的支持力度,将新疆电网输配电价格下调2.5分/千瓦时;加大中央财政补贴的支持力度,在“十三五”期间设立中央财政“电化新疆”专项资金,每年投入规模20亿元;加大解决农网建设与改造工程的支持力度,提高新疆农网建设改造工程中央预算内资金补助比例,由“十二五”期间南疆三地州和全区贫困县、边境县等54个县为50%、其余地区20%,调增至“十三五”期间南疆四地州及贫困县、边境县等56个县为100%、其余地区为50%;加大新疆750千伏骨干电网建设的支持力度。

  背景:中巴铁路是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和“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战略能源运输的重要通道之一,将与南疆铁路共同构成我国联通南亚、中亚、西亚的第二条陆桥通道,对提高我国在中亚诸国,特别是巴基斯坦的影响力,推进新疆南疆地区经济发展和繁荣,都具有深远而重要的意义。

  建成中巴国际铁路通道,能够推进我国占据向西发展的先机,吸引更多的内地企业来新疆投资兴业,不仅可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东引西出”战略提供强有力支撑,而且使南疆从全国开放的“口袋底”变成向西开放的前沿,真正使南疆成为我国向西亚、南亚开放的窗口,有利于南疆提高市场配置资源的能力,加快南疆对外开放步伐和经济社会发展。

  国民经济评价表明,中巴铁路项目经济净现值为53.3亿元,国民经济评价可行。另外,中巴铁路项目将促进当地相关建材、电力、服务等行业的发展,促进喀什地区乃至南疆地区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促进当地少数民族就业,同时还将减少沿线地区环境污染、降低社会成本等。

  建议:国家将中巴铁路项目作为国家重要的国土开发铁路、国防铁路和扶贫开发铁路,推进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关键骨干工程,纳入国家“十三五”铁路建设规划,加快推进项目前期工作,力争2016年完成国内段预可研报告、可研报告审查批复工作,2017年先行开工建设国内段。同时,将中巴铁路项目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互联互通重点建设项目,纳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绸之路基金投资范围,并给予融资支持。

  亚心网讯(首席记者曹华)今年新疆代表团以全团名义向大会提交的重点建议中,有4项与南疆发展有关,分别是在南疆设立矿业资源勘查与开发基金、在和田地区设立国家级经济发展试验区、加大新疆脱贫攻坚工作支持力度和加快推进中巴铁路建设。

  重点建议今年聚焦南疆有着怎样的考虑?记者就此采访了全国代表、自治区会副主任董新光(上图)。

  董新光介绍,新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难点是贫困人口的脱贫,其中难点就在南疆四地州。在最初重点建议筛选中,考虑提出的重点建议要有全疆性,最后在向代表征询意见以及听取自治区领导汇报后,认为重点建议要和国家当前扶持新疆发展的政策大体一致,通过提出重点建议,进一步加快国家政策在新疆的落地。目前,新疆在全国是一个重要棋眼,而南疆是新疆发展的棋眼,基于这种考虑,决定将重点建议集中在南疆发展,通过推动南疆发展,推动全疆发展。

  涉及南疆的4项重点建议中,第一项就是南疆矿业资源的普查开发。南疆贫困人口脱贫面临的一个重要现实就是如何让贫困人口就业,而解决就业,没有工业、服务业是很难解决的,南疆靠着昆仑山、天山,有一些资源,但由于普查工作落后,到底有哪些资源还是没搞清楚,必须加快普查,这样对南疆资源高效利用和解决就业,以及进一步往西开放,都会非常有利。

  重点建议将南疆扶贫列入,当时也有人提出,既然国家对扶贫工作有统一考虑,为什么还要提?这主要是考虑南疆贫困的深度比较大,其次南疆地区有着漫长的边境线,守边的牧民不能采用迁移脱贫,这些特点是其他贫困地区不具有的。同时,国家既然将阿克苏地区列入南疆四地州,在政策上要和其他三地州一致,采用一个标准。

  “新疆提的这些重点建议并不是向国家要钱,而是在政策上对新疆的支持,很多驻疆全国代表也提出,把国家之前支持新疆的政策落地并用好,新疆的发展就会取得很大的推进。”董新光说。

  记者了解到,代表提出的建议意见以及议案,在办理上有所不同,比如议案由全国办理,主要是立法修改,而意见建议是给国务院各部门提的,其中一般建议由全国交由国务院各部门办理。而重点建议因为反映的是每个省区、代表团比较集中或比较强烈的问题,由全国和国务院各部门共同办理,全国来对办理情况进行督办。

  由于重视程度不同,重点建议涉及的问题更容易得到解决和落实。比如新疆去年提出的重点建议“疆电外送”,全国组织了发改委能源局联合到新疆办公,随后疆电外送准东到华东皖南线开工建设。重点建议“艾比湖流域的生态治理”目前也列入国家生态治理。